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

修合无人见 存心有天知 ——丁酉年个人阅读观影备忘(上)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12-01 16:05 点击数:

    题引:该语出自北京同仁堂,一直是医药行当中的职业道德古训。原意是说在制作药材的过程中顾客虽然看不到,但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一定要凭良心做事。一个人的作为,外人不一定能够尽知,但其动机好坏,冥冥上天,自会知晓。

    读晋书。刘毅是西晋直臣,曾多次抗颜直谏。司马炎在南郊祭天,礼毕喟然感叹,问刘毅:“卿以为朕可以和汉代哪个皇帝相比?”刘毅回答:“可与桓帝、灵帝相比。”司马炎说:“我虽不及古人之德,尚能克己为政。又平定东吴,统一天下,比作桓灵,是否贬抑过甚。”刘毅再答:“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之,殆不如也。”司马炎先怒后笑说:“桓、灵之世,不闻此言。今有直臣,故不同也。”

    刘毅如此不给皇帝面子,换作一般小鸡肚肠的天子早把他诛九族了。幸运的是,司马炎还是有胸怀和格局的。史书载,太康六年(285年),刘毅善终,司马炎追赠为仪同三司。

    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丁酉及今,读书29本。

    (一)年度最佳视频节目:《见字如面》

    打开电视机,我们可以看到几十个频道,但各台屡创历史新低的收视率无情地告诉电视从业者们:民众用遥控器投票,正在加速抛弃你们。夜深如墨,好节目寥若晨星。好在,不多的星光照暖人心。譬如,黑龙江卫视的栏目《见字如面》,它是过去五年唯一让我泪目的节目。

    第二季第一期的主题是“生死”。除非你足够坚硬,否则你一定会被最后一封信《对不起,妈,我生病了》感动的潸然泪下。身患白血病的李真,在生命将到尽头之时,对他的母亲说:“若有一天真的事不可为,希望您能理解,那也只是一种自然法则而已。愿您能收住泪水,笑看过往,因为我只是换个方式,守在您身旁。情之厚如斯,百世不足还。”如果说这封信展现的是人性中至情的一面,那么,由著名配音演员徐涛朗读的吴三桂写给其父吴襄的诀别信则把家国父子、忠孝两难的无奈展现的淋漓尽致。三桂曰:犹忆吾父素负忠义,大势虽去,犹当奋椎一击,誓不俱生。不则刎颈阙下,以殉国难,使儿素绱号恸,仗甲复仇;不济则以死继之,岂非忠孝媲美乎!何乃隐忍偷生,甘心非义,既无孝宽御寇之才,复愧平原骂贼之勇。父既不能为忠臣,儿亦安能为孝子乎?儿与父诀,请自今日。父不早图,贼虽置父鼎俎之旁以诱三桂不顾也。男三桂再百拜。

    铮铮之语叩问人心。幸运的是,你我都没有遇到吴三桂的至难之境。尽信书,不如无书啊。

    看这个节目还有个好处,通过读信足见一个演员的台词功力。黄志忠、赵立新、周迅等实力派演员站在台上,就是一种对实力的自信,而现在的流量剧“花瓶”们和搞笑剧里的奶油小生是断然不敢也不愿来此自取其辱的。

    其他入选节目:1、电影《摔跤吧,爸爸》;2、纪录片《大同》;3、电视剧《大秦帝国之裂变》

    (二)年度最佳作者:高阳

    极端年代有俗谚云:“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猫生猫,狗生狗,小偷儿子三只手。”语断偏颇。但“父母是孩子的起跑线”真的是扎了老铁心的实在话。非曹雪芹写不出《红楼梦》,因为他生在浮沉荣辱的曹家。梁思成兄弟姐妹“一门三院士”,任公之后也。钱穆、钱其琛、钱钟书、钱学森、钱文忠,翻翻都是无锡钱家的后人。由是,哪怕写历史小说也还是要点家学渊源的。譬如写晚清三部曲《曾国藩》《杨度》《张之洞》的作者唐浩明,其父为蒋介石的机要大秘,而高阳(原名许晏骈)祖上许学范为乾隆三十七年进士。学范有七子,其中乃济、乃普、乃钊三子为进士,其余四子也皆中举人,故有“七子登科”之美誉。许乃钊为高阳高祖,官至江苏巡抚。高阳童年时,家门口悬挂着三块御赐的匾额,花厅内的巨匾则是慈禧太后亲书。

    先生文笔典雅、学识深厚,海内外与之比肩者寥寥。上世纪九十年代,港台流传着“有井水处有金庸,有村庄处见高阳”的美名,而他与金庸皆出身于江南书香官宦世家。

    高阳最擅清史(代表作有《胡雪岩》《慈禧全传》《翁同龢传》),在他所有的历史小说中,写清代的几乎篇篇精彩绝伦。不仅事件、人物、历史发展脉络和框架都与史实贴近,而且古事细节都有据可查。清人的笔记、野史、杂著、诗文,高阳烂熟于心。由此旁涉开来,清代的典章制度、佚闻逸事、地方风俗、民情世态,高阳都能够巧妙地结合到小说之中。

    更难得的是,高阳不但有史才与史学,而且有史识。对近代的重要历史人物与事件,都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和判断,如对慈禧、李鸿章、胡雪岩,或“百日维新”“义和团之变”等等。比照时下各种戏说、穿越,实乃珠沙之别。 

    其他入选作者:1、吴闲云(代表作《煮酒探西游》《黑水浒》《窥破金瓶》);2、孙皓晖(代表作《大秦帝国》);3、金雁(代表作《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

(毛致茗)


上一篇: 悟空,正是出手时! 打印该页 下一篇:《心耘》招商引资心得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