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

如果不自律,我怕自己后悔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2-10 22:42 点击数:

    我和殷雕是大学时候的同学。毕业七年,我依然记得他在大学里的作息时间:每天早晨7点半,我还在匆忙洗漱,他已经坐在教室里读书;上午下午各四个小时,他必定在教室或者图书馆里;晚上9点到9点半是他雷打不动的体育锻炼时间;及至11点宿舍一熄灯,他肯定已经躺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这是殷雕周一到周六的作息,他整整执行了四年。直到临毕业大家散伙,我才不再以他出发跑步的时间为晚上9点的提示。

    我们对殷雕一度不满。虽然他也会聊天玩笑玩游戏看电影,但怎么能打牌打到一半就扔下我们去跑步?“三缺一”天理不容啊!刚熄灯的时候,“卧谈会”里往往兴致正浓,他的声音真的就戛然而止,太扫兴了。

    当然羡慕他的时候也有。每到期末我们啃书到一两点是常事,背政治经济学背到要吐。殷雕不熬夜,依然不紧不慢地保持着自己的惯常作息,而且考试完一定拿到年级前三名和一等奖学金。慢慢的,同学们对他的作息,态度从抱怨到尊重,从惊讶到向他学习。

    毕业以后大家各自打拼,联系不多。最近一次电话长谈,他已经成为华为驻阿根廷分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我很为他高兴,多年的努力和自律,让他终于成为我们那一届同学中离自己梦想最近的一个:大型公司CFO。对于这样的成绩,旁人是无从嫉妒的,他实至名归。只是我偶尔不免感叹,当年我若是有他那么自律,也能更接近自己的梦想吧。

    另一位老同学陈一,却远没有殷雕这么幸运了。

    陈一是我的高中同学,最辉煌的时刻就是他是以年级前十的成绩考进吉大医学院本硕连读,入学以后却很快迷上打游戏,开始逃课挂科,大二以后每学期都有重修记录;在网吧里为了提神,又开始抽烟和嚼槟榔,每个月的生活费抽干嚼尽,连吃饭都得省着吃。毕业时成绩拿不出手,硕士学校也不让继续读了,毕业后靠家里在一家小诊所工作,基本上放弃了专业前途。工作后,林兵有了收入,病房里不能抽烟,那槟榔就吃得更起劲了。高中毕业十周年聚会的时候,看见他我大吃一惊。因为长期用力嚼槟榔,他的下颚咬肌向外突出到面颊变了形,嘴里的牙齿也东倒西歪的,早已不是印象中那个清秀少年。没想到今年同学们约我再见,却是一起去病房里探望他。他说话已经含混不清,左脸上那一大快肿瘤溃疡,令人触目惊心,他已经口腔癌转移了。

    这悲剧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呀。高中以前,在家有父母管着,学校有老师看着,大家都不可能松懈。可是高考过后,外界的压力突然放松,学多少东西,过什么样的生活,就靠自律了。陈一无法管理好自己,才一步步滑落到今天。 

    想想我自己。有人说,不早睡是没有勇气向昨天告别,这就是说的我吧。熬夜的危害,人人都知道,我多次下决心可还是做不到12点之前睡下,但往往过一两天就打破了对自己的承诺。如果连不熬夜的计划都无法执行,我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做到其他?陈一的悲剧,就是前车之鉴。

    村上春树,是国人最熟悉的日本作家。除了写作,他身上还有另一个标签,长跑者。

    村上刚成为作家那几年,抽烟抽得很凶,几乎每天要抽掉60根,手指和牙齿都熏黄了。到33岁时,他决定戒烟,并且开始跑步。一开始,他跑上20分钟就会喘不上气,心脏咚咚咚猛跳不止,两腿也开始发抖,甚至只要有人看到他跑步他都会不自在。但村上深知跑步对自己的意义,因此他将跑步当做刷牙一样的必做之事来每天坚持,进步得非常快,过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跑了个人马拉松,至今已坚持每天出门跑步35年,完成了多项马拉松赛事。

    村上相信,那些过着不健康生活的艺术家,他们的才华会更快燃尽枯竭。写作正是一件极其耗费精力和体力的事情,他希望自己拥有强健的体魄和敏捷的思维来延长艺术生命。35年来,每天跑步让他的肌肉越来越强壮,每天写作使他的思维越来越灵敏有力,身体上这两大保障让村上能够不断抬高文字的标杆,成为一个至今都稳定高产的作家。

    我也是经常做健身计划和读书写作计划的人,惭愧的是我放弃得同样频繁。如果我有村上这般极度的自律,就算才华欠缺点,现在应该也是个时间管理达人和小有名气的作者了吧?

    自律,我的理解,就是克服外界事物和自身情绪的干扰,接受考验,让自己必须做或者必须不做的事情。很多聪明人难成大事,甚至潦倒一生,就是因为缺乏自律。而很多人能够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梦想,获得世人的认同尊重,也是因为一路都有自律相随。

    村上春树说长跑者的思维方式是“今天不想跑,所以才去跑”。人本性不喜欢承受不必要的负担,“不想”的时候谁都能找出一大把放弃的理由,如果今天屈从于“不得已”的理由,那明天大约也不会去了。对于村上来说,哪怕一天的放弃也是不能接受的,这就是极度的自律。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每个人都在长跑。什么事想做而不该做,什么事该做而不想做,大家心里都有杆秤。“想”和“不想”都是人们在舒适区内本能地需求。希望自己跑得更长更好,就必须自律,突破舒适区,决定“做”或“不做”。突破之后,我们就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新的极限,这个极限将为人生开启不曾丰富的世界和不曾注入的精彩。

    念及此,我赶紧翻出自己的跑步鞋,冲向附近的公园步道。余生那么长,我不能浪费;梦想那么多,我必须努力;如果不自律,我怕自己后悔。

(李玖岩)


上一篇:《心耘》招商引资心得启示 打印该页 下一篇:港城的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