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

音乐与文学 心灵的远行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1-03 22:44 点击数:

     暖冬,金色的午后阳光懒洋洋爬过桌上的文稿,映在被璃杯晶莹的腰身上,在桌上留下一方小小的光点。袅袅的热气在杯口盘旋上升,渐渐散开,一如澄静无声的思绪,远离纷扰,在自我的一方小小角落中飞舞。可无声无息的冥想常常带来浓郁的困意,虽在梦中可以远行,却无法留下踪迹,无法再次寻觅心灵走过的路。我想我并不需要这样惰性的徜徉,那和冲击脑海的电视剧并无二样,总少了自我探索与感悟的过程,而唯有音乐与文学,以其细微如发丝般的情感流指引着我。

    音乐是抽象而难以描述的。好的音乐,像一个完整的故事,像一首诗歌。是啊,我竟那样习惯用文字描写对音乐的感触,正和好的文字也是首动听的歌一般道理。而单说音乐,我的感悟比文学来的晚许多。小的时侯只听过街衢巷陌传唱的流行歌,后来听到轻音乐,才听出音乐中的四季流转,山川河流,空灵弹跳的音符是山间竹叶上滴落的雨水,悠扬多变的清笛是山野间平平滑过的风。再后来听古典乐,就更多了人的喜怒哀乐,阳光月光的流转不同。听到深处,便是清醒中心灵的远行,带去到大千想象的世界,似面对恢宏的升起的初阳,或掠过深蓝粼粼的海面,连呼吸也会随之起伏。

    最动情的最悠远的音乐,让我莫名热泪盈眶的那些音乐,真真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但这并不是说文学带给找的远行要次于音乐。

    文学从某种意义上更属于具象的,文学中的山川河岳是那样明晰生动,似能闻见泥土的馨香,听见溪水潺潺、鸟鸣啾啾。所以文学并不次于音乐的原因,是它可以是音乐,可以是气味,可以是声音,是人的舞动树的静立花的凋零宇宙的广漠神奇。初时偏爱散文,浅语低唱,余韵悠远,之后更爱诗文,迷上了韵律对仗与多样的古风才情,再往后却对史文爱不释手。若说散文诗文是欣享语言意境裹携的远行,史文却像以前朝人的体感面对前朝事,悠悠中华,我们的人生也只是沧海一粟,史文中的甲乙丙丁,若知过得百年千年仍能被后世传读,该有多欣慰。

    到了这一层面,心灵的远行也早已跳脱出自我那一隅,原可见的山河海空,都不再是目视之身处之,而是飘然纵入半空,凝视着整条时间的长河。蓦然回首,再见一年前的自我一月前的自我与昨日的对白,竟哑然失笑自己有多肤浅和无知。这样心灵的远行,回来时便有种平和的喜悦与淡淡宁静的氛围感。然而,有时我仍喜欢在音乐的暖流里贴地掠过,触及茫茫一片苇花,而不仅仅纵在那清冷的半空。

    不会飞的人,却拥有比鸟儿的翅膀更强大的翅膀,一翼音乐,一翼文学,在时光点滴流逝的轴线上,用心灵的远行增加着时光的宽度,也增加了我们生命的质量。

(柳舒扬  杨海洋)


上一篇:港城的冬 打印该页 下一篇:隐几读书寒入骨 推门落雪皓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