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学习园地 >

岁月让人从批判走向建设——丙申年个人阅读备忘(上)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11-28 14:56 点击数:

    题引:读《贞观政要》,唐太宗问许敬宗曰:“朕观群臣之中唯卿最贤,人有议卿非者,何哉?”敬宗对曰:“春雨如膏,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秋月如镜,佳人喜其玩赏,盗贼恶其光辉,天地之大尤憾而况臣乎?”

    马斯洛说人的需求可以分为五个层次,那么读书的水平可以分几个段位呢?以题引这段话来分析,窃以为,至少如下五种:一乃吃瓜群众水平。“啥玩意,看不懂”;二乃敲钟和尚水平。“考试要考,没办法,死记硬背呗”;三乃鸡汤少女水平。“许敬宗好有才哦,又懂辩证法又心胸宽广,好MAN哦”;四乃资治通鉴地摊大叔水平。“你看人家老许这表态水平,难怪当大官。在领导面前就要展现自己的胸襟,不和小人计较。背地里再睚眦必报,反正大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五乃去伪存真高人水平。关怀人性,温暖人心。

    丙申年,读书33本,多涉历史和财经。

    一、年度最佳作者:张宏杰

    刘强东说,京东招人首要考虑的是价值观。以前年纪轻、读书少、阅历浅,听见人说“价值观”等不以为意,认为虚空。其实,不然。一个民族、一个企业,如果价值观有问题,越有能力就越危险。我们中国人关于历史的写作,尤其是老百姓流传的部分,从《三国演义》《水浒传》到现在的影视作品,传播给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好像我们的老祖宗就会干两样事:男的都想当皇帝,女人都想嫁给皇帝。男人活着为了争权,女人活着为了争宠。我们的文化很少关心灵魂,只关心现世利益和规矩。现在所谓国学虚火很旺,很多家长自己没读过,却要求孩子读孔孟。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后世子孙于是沿着这条路不断实用化、庸俗化和功利化。这样的文化传统不管灵魂,所以世态必然炎凉。

    中国人写历史的书也这样,大多是两种:要么一条道教授“厚黑学”“潜规则”,要么以学术化标榜,佶屈聱牙,晦涩难懂,自娱自乐。极少数历史书属于例外,既有学术的研究意义和阳光的价值观支撑,还有吸引人阅读欲望的表达和温暖的人性关照。张宏杰的书就属于这一类。比如,他在《坐天下很累》里写道:“对于一个接班人来说,不犯一个错误比做一百件正确的事情更重要。漫长的接班人生涯,对嘉庆皇帝性格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他自以为的最大优点,其实是他最大的枷锁。”“中国传统文化推崇的最高价值是稳定,这就注定了它是一种反竞争的文化,因为竞争往往带来混乱和不确定性。”比如他在《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里引用左宗棠的自我评价:“毁我者不足以掩我之真,誉我者转失其实耳。千秋万世名,寂寞身后事,吾亦不理,但于身前自谥曰‘忠介先生’,可乎?”牛气哄哄、个性十足的左中堂跃然纸上。

    张宏杰学金融出身,大学毕业后在国有银行干了近十年,所以他的历史书写比科班出身的学者又多了经济层面的理性思考,因此不难理解他的博士论文为何要写《给曾国藩算算账:一个清代高官的收与支》。而他书写《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顽疾:中国历史上的腐败与反腐败》每每让人在深夜掩卷长思,“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张廷玉语)。

    其他入选作者:1、王树增(代表作《抗日战争》);2、王奇生(代表作《革命与反革命:社会文化视野下的民国政治》);3、华生(代表作《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

    二、年度最佳小说:龙在宇政商小说系列

    资深时政记者龙在宇,供职于新华社下属的《瞭望新闻周刊》,曾深入采访中石油落马高官窝案、山西太原地产窝案、江西原副省长股市内线交易案、湖南太子奶集团与外资投行对赌破产案等,刊发过多篇深度报道。近两年来,他创作了系列政商小说《掌舵1》《掌舵2》《舵手》《金牌投资人》,诚如他所言:“饱览政府要员与商界精英成败之余,深感做官、做事、做人都得讲究政治智慧。便将自己多年来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许多真实故事写成小说,小到商战博弈技巧,大到政商相处之道,应有尽有。”

    据很多读者揣测,书中主人公杜林祥的原型就是国内某著名地产大亨,听听杜说的话,对政商两界都有启发,如“三顾茅庐的故事我认为刘备既是爱惜孔明之才,更有借此打压关羽、张飞之意。因此,挑选二把手,就得找诸葛亮这类人。有才华,少野心,同时缺乏足够资历,甚至不足以服众”,比如“招揽一个中层管理人员,我只管他上班时间的表现,只要能完成我交代的任务,其他时间哪怕狂嫖滥赌,我也没兴趣管。但招揽一个高级管理人员,我更关心他下班时间干什么,白天喝什么酒,晚上读什么书,有什么个人爱好,如何对待亲人朋友,我通通关心。中层人员是做事的,高管则是做人的。能做好事,不一定能做好人;能做好人,就一定能做好事”,再比如“故事,一定要精彩,至于真假,倒还在其次。资本市场愿意为美好的故事埋单。他们不介意你说谎话,只介意你的谎话骗不了他们”。很联系现实,是不是?

    其他入选者:1、阿耐(代表作《大江东去》);2、小桥老树(代表作《侯卫东官场笔记》);3、陈楫宝(代表作《白手套》)

    三、年度最佳史书:《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

    此书应该是近年来研究历史上的“官二代”、权贵阶层关系网和斗争的扛鼎之作。在陈寅恪的时代,史料信手拈来是一种独门绝技,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已无门槛,但对史料的深入理解依然建立在海量的阅读之上,而能将各种历史证据串联在一起,挖掘出其内在的联系,并提出自己深刻的论断,这是一种强大的天赋,也需要后天的勤奋,这两者在本书作者仇鹿鸣身上达到了完美的结合。实际上,这只是作者27岁时的博士论文。此书新见颇多,把历史写出了侦探小说式的阅读快感,很值得一读。

    至于其他“味道”,谁读谁知道。

    其他入选者:1、刘统(代表作《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2、陈巨来(代表作《安持人物琐忆》);3、谭伯牛(代表作《战天京:晚清军政传信录》)

(毛致茗)


上一篇:精心筑“巢”,引凤来栖——浅谈开发区人才公寓的建设 打印该页 下一篇:感受生存之美——观《地球脉动》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