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学习园地 >

天下最难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丙申年个人阅读备忘(下)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12-30 16:36 点击数:

    题引:1901年,《辛丑条约》签字仪式,李鸿章最后一次为大清出场。庆亲王奕劻手在抖,对李鸿章说:“这个字由我来签吧。”李鸿章微微摆手说:“天下最难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庆王以后的路还长,你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这卖国条约还是让我来签吧!”签完字的李鸿章老泪纵横,再一次大口地吐血。(王树增《1901:一个帝国的背影》)

    二十多岁时,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李鸿章豪言:“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那个青年可曾想到临终前会写下“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岁月,让人一声叹息。现实,让人从何说起?

    书生轻议冢中人,先人笑尔太书生。

    一、年度经济学科普书籍:《王二的经济学故事》(郭凯著)

    王二是虚构的人物,在书里,他一会儿是佃农,一会儿是进城的打工仔,一会儿又成了小企业老板或写字楼里的小白领,总之,他是中国普通大众中的一员。他买火车票、卖粮、盖房子、装修、打工、开公司,通过王二有趣的故事,作者把中国重大的经济问题信手拈来,把本来深奥的经济学原理活灵活现地呈现给普通读者。

    王朔有个观点:人文社科领域,任何行业真正的翘楚都可以用通俗简洁的文字向普罗大众介绍专业知识。如果做不到,要么是水平不够,要么是故意佶屈聱牙、装神弄鬼玩高深。经济学也应如是。枯坐象牙塔内的经济学教授如果能将经济理论和现实经济现象结合,深入浅出、平白如话地让受过高等教育的非专业读者愿意读其著述,方为大家。这也解释了吴敬琏、周其仁、曼昆为何既是学者,也是高层智囊。

    《王二的经济学故事》一书作者、现年37岁的郭凯先生或许正在追随先贤的路上。他是北大经济学硕士、哈佛经济学博士。哈佛毕业后曾供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为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长。近年来,笔者读过的此类“有意思”的经济学科普书籍还有《一转念:用经济学思考》(兰小欢著)、《经济为什么崩溃》(安德鲁﹒希夫著),以及梁小民和周其仁先生的部分著述。

    二、年度社会学书籍:《吾国教育病理》(郑也夫著)

    京城学术界有几架“猛炮”,法学界有北大的贺卫方(著有《逍遥法外》等),经济学界有王福重(著有《金融的解释》等),政治学界有清华的任剑涛(著有《政治哲学讲演录》等),而社会学界的“大炮”就是北大的郑也夫教授。这些人述优于著,其演讲大多关照现实,引人入胜。

    郑教授是性情中人,八年知青改不了这性情,年过花甲后行文依旧生猛。常年在名校任教,对当下的教育体制,郑教授连开三炮,第一炮聚焦大学扩招:“录取书和学历的增发,实际上和钞票的滥印异曲同工。后者导致的是政府对公民财产的掠夺,前者导致的是学制的延长,青少年时间和精力的浪费,而这些要比物质财富更为宝贵。”第二炮瞄准素质教育:“素质教育只有在两个意义上成立。其一是幼儿教育;其二是因材施教,即识别受教者的素质,在此基础上帮助他增长才干。”第三炮猛攻教育体制:“当代中国教育重教轻学。相当多数的孩子,只要有大量自主支配的时间,就会形成自己的兴趣。可是我们的教育竟然和人类自然法则唱对台戏,要让孩子成为全家、全社会中最忙碌的人。没有超级的胆量是不敢制定这样的政策的,我们平庸的官僚何以有如此胆量,只因为大一统是不受制衡的。”郑教授其他著作,如《信任论》、《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等也甚为可读。

    三、年度阅读关键词:历史的同情心

    时移事历,愈加明白杨奎松先生所言“要对历史人物,尤其是存在争议评价的人物,抱有历史的同情心”。譬如前文所记李中堂,梁启超评价他:“只是一个裱糊匠,面对一个破屋只知修葺却不能改造。敬李之才,惜李之识,悲李之遇。” 任公刻薄了,中堂大人和曾文正公俱为爱新觉罗家族之门下走狗,哪有定点权力去改造?悲李之遇倒是一语中的。

    想多说几句王熙凤,判词说她“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未免苛刻。是的,她咄咄逼人,报复心太强(害死贾瑞)、包揽词讼、放高利贷、斗死小三(尤二姐)。有风便要使尽帆,不留后路。但没有凤姐,放眼偌大一个贾府,男女老少中谁能将败象已露的荣国府打理得井井有条?靠他老公贾琏这个华而不实、花里胡哨的官三代?除了揽功偷腥,大事临头还不都是推给凤姐。君不见,她有理家之才。贾府上下几百口人,贾政不问家事,王夫人整日拜佛,偶尔出手刷存在感。两个婆婆,一个太婆婆,几个小姑子小叔子,一堆丫鬟媳妇婆子小厮。哪些人要巴结,哪些人要拉拢,哪些人要为己所用,哪些人要恩威并施,哪些人必须除掉,个个都是劳心事,有心无力者被累死,有力无心者被玩死,体力、心眼、智商、口才,一个都不能少。杀伐决断,脂粉队里的英雄,凤姐当得起这句话。

    要说凤姐不足,也多是受历史所限,一夫多妻的婚姻她改变得了?男尊女卑的社会她改变得了?大家族里的争斗与阴谋她改变得了?强势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自保。君不见,她有识人之才。因病修养时,管家之职由小姑子探春代理,竟给她挑出一堆毛病来。心眼小的人会认为:这人是不是和我找茬?但凤姐的表现是,连叫三声好,叮嘱平儿不要和她硬碰硬。探春庶出,有个不成体统的亲娘和亲弟,凤姐和她没有利益冲突,以凤姐的地位也犯不着讨好她,这种称赞是发自内心的。君不见,她没有读过书但口才极好。拍马凑趣,化解尴尬,无论何种情境她都能别开生面,信手拈来。一说要击鼓传花讲笑话,就连小丫头都联合起来作弊让她讲,有能力才会众望所归嘛。遇上该自辩的时候,又有理有据,条理分明,让人不得不信服(绣春囊王夫人面前自辩事)。君不见,她还颇有情义。交好可卿,照顾黛玉,扶助刘姥姥,赞叹探春,怜顾岫烟,不忍带累鸳鸯的清名。

    凤姐自己能干,所以从不嫉贤妒能,反而最爱能干人,对愚人颇看不上。所以她懒得搭理赵姨娘,对邢夫人趋奉得不够,却不知道这些人不能成事,却能坏事,所以不止一次吃她们暗算。

    凤姐还有婆家的权势,娘家的财富(“我王家的地缝子扫扫够你们吃一辈子”),回拂故人,那些平民出身的子弟在权力世袭、阶层固化的旧社会,凭着自己的努力、才华和智慧,舍我其谁过于强势也罢,装疯卖傻处处示弱也好,但凡是真心做事、诚心为民、善心待人者,难道我们不应多一份历史的同情心吗?                     

(毛致茗)


上一篇:关于集团创建廉政文化示范点的几点思考 打印该页 下一篇:从孩子身上,我们能学到什么?——《亲爱的安德烈》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