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上海自贸区已进入第二阶段 金改将在五大领域探索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5-14 14:54 点击数:

 
    “目前,广东等地的自贸区的功能主要是围绕投资贸易等方面,而上海自贸区(发展)已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对于近期陆续挂牌的几大自贸区,招商银行[1.19% 资金 研报]上海自贸区分行行长骆君生表示。
    前不久,上海自贸区正式扩区。随着新一轮金融改革方案即将推出,个人资本项下的放开、利率市场化的先行先试、各类资产交易平台的搭建等方面内容,成为上海自贸区亟待攻克的难题。
    就上述热点问题,骆君生近日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
    个人资本项开放有必然性
    NBD:近期,上海自贸区将出台新一轮金改方案,包括开展具有试验性质的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计划,即个人的资本项开放,对此,您如何看?
    骆君生:当前,个人资本项下的开放有其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体现在我国居民的视野已日趋国际化,比如在旅游、教育、投资、移民、海外置业等领域。现在老百姓自身已有了开放的视角和国际化比较,更有了国际性资产配置的需求。
    在一些成熟经济体,个人资产的国际化配置比例较高。虽然目前我国居民家庭资产的全球性配置比例非常低,但视野已变得更加国际化,如在股市方面,大家不是只盯住A股市场,还会关注港股、美股及新兴市场股市。
    NBD:个人资本项下一旦开放,除了可满足老百姓的投资需求,是否也会给银行等专业金融机构的经营带来影响?
    骆君生:上海自贸区个人资本项下开放之后,将会给银行等金融机构带来一些新的要求。个人认为主要有三方面:
    首先,需要搭建海外资产合作的平台。其中,一部分客户自己可以对配置(资产做出)分析,但大部分客户可能需要依托银行的专业及平台优势,要满足客户在海外的房市、股市等方面的投资需求,银行需要寻找对应的合作伙伴。比如,银行不太可能自己去海外设立房产公司,银行要去了解国外市场,并找到合作的海外房产平台。
    其次,要面向境内客户、投资者设计出标准化的投资产品并进行有效营销,只有这样,才能聚合客户并达到一定规模,以此完成投资。
    第三,要求银行对海外金融市场有足够的把握能力。面对不同的投资品种和国别,客户的需求也多种多样,对于海外金融市场,银行自身也要具备专业的分析和判断能力,以把控市场风险。
    改革步子可以再放大一些
    NBD:目前,广东等地的自贸区已相继挂牌,第二轮自贸区试点带来的改革红利和投资机会值得关注。上海自贸区相对于新的几个自贸区,您认为区别在哪里?
    骆君生: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区别在于,目前,广东、天津、福建三地自贸区的功能主要是围绕投资贸易、港口仓储等投资便利化方面,而上海自贸区(发展)已经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即在完整的社会形态中,探索政府管理经济的方式转变。
    从这个角度看,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把原来28.78平方公里的区域扩展至浦东新区,因为原来的那个地方不是一个完整的社会,而是一个偏重贸易和仓储物流的单一功能区域,扩区之后功能更具全面性。
    另外,有别于其他自贸区,上海自贸区还肩负着探索金融业改革和开放的使命,主要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体制改革、人民币国际化等。
    NBD:下一步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要往哪些方面推进?对于区内金改发展,您有何建议?
    骆君生:我认为下一步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主要有五个方面:
    一是人民币利率市场化。即存款利率下限的放开,可能会在上海自贸区先放开。
    二是人民币汇率均衡水平的探索。实际上,人民币资本项下一旦开放,人民币汇率到底低估还是高估(很快)就知道了,即通过市场调节来探索汇率的均衡水平。
    三是大宗商品市场的建立和完善。要在上海自贸区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如石油、黄金、白银等。
    四是资产证券化。在上海自贸区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交易市场,盘活资产,吸引内外资都在这里交易。
    最后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最难的,因为这不像利率、汇率或是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只要把管控放开,把控住风险就可以达成。人民币国际化,除了要让国际上对人民币、对中国有信心,还要求人民币自身承担一定的国际责任,如防假防伪、防洗钱。同时,相关基础设施要完备和便利。目前,这方面还主要局限于国内。
    对于上海自贸区金改发展的建议,个人认为要围绕(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加快推进(出台)自贸区的功能性改革措施。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为引领,统筹推进中国经济转型和金融业的改革开放,加快出台框架性和制度性改革措施。建议改革步子可加快和放大一些,不能太拘泥于细节。
    上海自贸区成败的检验标准,就是政企关系是否良好和谐、经济和金融发展是否和谐、人民币国际化是否达成,以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能否最终建成。这个过程是长周期,绝非一两年可以达成。
 

上一篇:金融机构:PMI延续弱扩张 中国货币政策或需进一步宽松 打印该页 下一篇:4月经济下行压力难减 第二轮地方债置换已有计划?